特懒一人

【阴阳师乙女】卡牌故事

严重ooc

大概是连载吧但不会太长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来,选一张吧”一个女孩坐在云上,撑着下巴,声音闷闷的说


坐在对面的作认真状,半晌,她从数多张怪异的牌面中选择了一个


也许在这个空间里唯独这些牌看起来正常些


“就这张”对面勾起嘴角,慢悠悠说到


那位坐在灰色云朵上的女孩从她手中抽出牌看了一眼,叹了口气后把牌收进一个被荆棘爬满的精致小黑盒子里


收好后,女孩抬眼笑眯眯的对对面的说“嘛…那我开始说了呦~”

“从前……有个令人讨厌的孩子……”


✧*。٩(故事会以“你”的视角叙述)و✧*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对于一个没有家没有温暖的人来说世界还有什么是值得留恋的呢



答案是没有



被从小骂作“贱种”“脏东西”“怪物”的我被镇子里的人很自然的选作了奉献给神明的“东西”


那是自出生以来第一次被人认真“打扮”过,为我上妆的妇人在上妆时,自以为小声的说到“这个脏东西洗干净了还挺白净的,但脏东西就是脏东西”


我不能反驳


很快我被抬上祭台


台下人的话一字不落的被我听到了“供奉这东西可以吗”“应该可以吧……”“神明会不会生气啊”“管她的,再说,镇里少这一个杂种又不会改变什么”……


台上那个骗钱的“巫术师”在旁边神神叨叨的念着,做些奇怪的动作


当巫术师施完咒,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台下窃窃私语

切,骗子还能倒弄出什么名堂。我暗暗想着


但奇迹都是在这时发生的。白光在血红的天空降下,我被晃的睁不开眼睛


醒来是那位大人的样子


一见钟情形容现在再好不过了


我侍奉在大人的身边,尽管他身边有许多像我一样的,但至少他对谁都一样冷漠


过了好久……期间我一直侍奉着大人,很无聊,但每当看见大人的模样便会觉得一切都不会太糟糕


在一次人间的夏日祭中我鼓起勇气找到大人,邀请他与我逛夏日祭


庆幸的是大人对这个似乎很感兴趣


决定了,在那天向大人表明心意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此时此刻我的脸红扑扑的,但在灯火的照映下显的很正常,人群再如何吵闹我也可以清晰听到自己的心跳


“我去那里看看”那位大人先开口了


“我、我也去!”我连忙道,他沉默的向那里走去算是默认了

我赶紧跟上去。正当他研究时,我抓住了他的手


他停了下来。而我也自觉唐突了,放开了他的手


“烟花要放了!”我听到好像有人说


深吸一口气,使自己放松下来,但想到即将要做的事我还是不止的脸红心跳


我抬起头,看着他恍若星尘的眼睛


[大、大人我喜欢你!]几乎是用喊的


烟花十分应景的在我身后的星空炸开


“你……”还未等他开口有一个更大的声音冒了出来


“她就是那个贱种!她被神明抛弃了!快杀了她!”


一时间我周围的人全都散开了,有些人迅速的从屋子里拿出了刀指着我,向我靠近着


“不……我没有……”我看向那位大人


他只是在一旁看着


我才发现所有人都看不到他,而他也不打算解释


一颗心瞬间凉透,我低下头,眼泪在眼眶打转但就是倔强的不掉下


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我哽咽的开口“大人……你有喜欢过我一点点吗”

“没有”我听见他这样说


“快看那贱种疯了!自言自语的不知道说什么!快杀了她!”

为什么?“为什么?!”为什么不帮我,即使不喜欢我,即使……我只是一个下贱的东西……但……

你不配。这次他连说都不愿,但清晰的看到他的口型

一把刀从我的后背穿过,像他在我心口开的口子


眼泪再也控制不住,像断了线的珠子落下


我所需要的只是一个解释啊……

[荒]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女孩死了,死的很憋屈”坐在灰色云朵上的女孩笑着讲完了这个故事“怎么样,有趣吗”

“嗯……这个故事的确很有趣……不过为什么?我记得那位神明也喜欢她”

“因为他是神明女孩只是一个卑贱的杂种!他觉得不配!他觉得一切的一切都是女孩自作自受!”突然坐在云朵上的女孩吼了起来

房间的东西都随着震了一下

“啊……抱歉我失态了……那么……继续吧”收拾完仪态她又说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噗(吐血)

最近在练文笔

没有人产粮只能自割腿肉了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感谢看完

你们还想看谁我写